速8体育直播app下载-《喜剧人》卢正雨被指耍赖,现场放电影不公平?观众投票表明态度

由东方卫视和欢乐传媒出品的综艺节目《欢乐喜剧人》(以下简称《喜剧人》)如今已播出至第六季,从第一季的沈腾到接下来的岳云鹏、文松、贾冰、叶逢春,这个舞台上诞生出的“喜剧之王”各具特色,形象鲜明。

“喜剧之王”不仅是一个称号,还意味着改变命运的机会。比如贾冰,虽然他早在2006年就获得过浙江笑星大赛的笑星称号,还凭借小品《唱票》折桂浙江第二届曲艺杂技节节目类金奖,但就知名度而言,他的名气仅局限于圈内,没什么观众基础。2018年,拿下“喜剧之王”称号之后,贾冰开始亮相央视春晚,跟“喜剧老炮”潘长江蔡明合作表演了小品《学车》。在今年年初网络上映的徐峥电影里,贾冰的戏份也颇重,饰演了一位列车员。

可以说,喜剧综艺节目就像是一个孵化器,其背后是巨大的喜剧影视产业链和演出机会,这也正是众多喜剧人争相露脸的原因之一。于是,我们可以看到,在《喜剧人》的舞台上既有新面孔也有老相识。他们绞尽脑汁,推陈出新,只为给观众留下好印象,赢得一张张选票。

在最新一期播出的《喜剧人》里,德云社艺人烧饼曹鹤阳表演了一出相声《攀比》。说实话,这出相声比较传统,虽然说的是身边事儿,但其内核仍是直接讽刺,手段并不高明,即使拉出郭德纲和郭麒麟来砸挂,收效也不大。做个不太恰当的比较,这种表演风格不像是德云社作品,更像是姜老师的大作。

不过,由于郭德纲的主持人身份在,来参加《喜剧人》节目的演员普遍比较知趣,尽量不去招惹德云社的艺人。像第一期参赛的德云社艺人孟鹤堂周九良(最终得票数407票),不可否认其作品《蹭热度》确实出彩,但第二现场的演员竟无一人敢来挑战,这于理有些不通。既然来参赛,当然要有“金刚钻”,更重要的是要有勇气挑战,轻易放过机会的背后原因,可能大家都心照不宣。

这次烧饼曹鹤阳的相声,原以为也会“昨日重现”,但半路杀出了一个“程咬金”:卢正雨摁下了挑战键。2006年,卢正雨因执导喜剧微电影《莫小白的水怪日记》而出道,两年后凭借微电影《重返荣耀》获得湖南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。此后,卢正雨被星爷看中,接连参与了电影《西游·降魔篇》和《美人鱼》,被坊间称为“周星驰接班人”。

出人意料的是,卢正雨带来的挑战作品既非相声,也非小品,而是自编自导的电影片段《大侠卢小鱼之东瀛篇》,可以看作是其导演作品《绝世高手之大侠卢小鱼》的续篇。在《喜剧人》的舞台上放电影,这种表演形式还是头一遭,这到底是创新还是投机,在第二现场的竞演演员中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

郭阳郭亮兄弟认为,这是一种耍赖的行为。在他们看来,如果这种行为被默认的话,那大家都可以在家里把竞赛节目录好了再拿过来放映,但这就不能叫做喜剧了。

孟鹤堂也不认可卢正雨的做法,他觉得这对其他演员不太公平,因为对于现场表演来说,错就是错了,无法挽回,而“放电影”这种形式最大限度地规避了这种不利因素。

不过喜剧演员来喜却认为卢正雨“勇气可嘉,确实挺好”。在他看来,喜剧舞台就要百花齐放,如果大家都墨守成规,那么这个舞台上就没有更多更丰富的喜剧元素,所以至少应该有人去尝试。

节目组还邀请了一位现场观众对此点评。这位刘先生说,他没能进入到剧情里,因为不知道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,他认为,这是一个脱离时代的作品。

显然,这些质疑声在卢正雨的意料之内。他说,无论哪一种形式,想要做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,观众看了会怎么样?

最终,节目组统计出现场选票:烧饼曹鹤阳以401票的总票数胜出,卢正雨以387票的总票数挑战失败。《喜剧人》的选票分两种,一种是专业评审团选票(每人两票),另一种是观众票数(每人一票)。从观众票数上来看,烧饼曹鹤阳的相声是377票,而卢正雨的电影作品是369票,仅相差8票。

相较于410位观众评审的总票数来说,卢正雨的得票数并不差,甚至比上一场胜出的白鸽得票数还要高。这说明即便卢正雨的节目形式存在争议,但其作品内容是被充分认可的。

也许节目组顶住压力允许卢正雨以“放电影”的形式参赛也有此考虑:举办了六年的《喜剧人》,太需要一些不一样的作品了,只要作品过关,别的都交给观众。相信观众,因为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weet-stone.com